威海财经网 资讯 银行 保险 房产 汽车 企业 科技 教育 健康 文化 区域 投资 专题

登陆 | 注册 | 手机版 | RSS

保险资讯 公司动态 协会公告 新品推荐 优秀代理人 保险品牌 保险课堂 保险案例

保险 > 公司动态 > 正文

股权投资基金升温?中国人寿掷59亿拟拓“新地”

加入收藏 时间:2019-01-21 13:31:13 来源: 点击: 评论:0发表评论
近日,中国人寿(22.11 +2.79%,诊股)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国人寿”,601628.SH)接连披露两则关联交易投资公告,拟豪掷59.5亿元参与股权投资基金,对接大型企业及地方政府,参与航空工业领域优质项目、地方国企混改、债转股项目等。同期落地的,还有中国人寿获批发行350亿元资本补充债,可以看出,一进一出,资金流转下,中国人寿投资业务已多点“落子”。

  事实上,2018年以来,已有不少险企通过股权投资基金方式参与多类股权投资项目,对此,专家分析称,或与股权投资政策加持,险企转型导致保险资金期限变长等因素相关,且多数险企股权投资占比在监管“红线”之下,股权投资仍有较大发展空间,但未来,险企仍需在投研能力、风险定价能力、投后管理能力方面下功夫。

  对接地方政府、携手大型企业,国寿拟掷59.5亿元投资股权

  近日,中国人寿接连披露两则关联交易公告,分别投资国寿广德(天津)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广德基金”)、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国寿高端装备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山东基金”),两笔投资累计金额高达59.5亿元。

  具体来看,广德基金首期募集资金20亿元,中国人寿作为有限合伙人认缴20亿元,关联方国寿置业认缴100万元,资金投向于航空工业集团的航空发展项目、混改项目、结构调整项目、科研院所转制项目、上市公司定向增发项目。

  山东基金拟募资规模为50亿元,中国人寿及山东省政府引导基金作为合伙人,分别认缴39.5亿元、10亿元,国寿鑫创(国寿资本子公司)认缴0.5亿元份额,基金经营期限为8年,投资期5年,退出期3年。



  中国人寿股权基金投资项目

  事实上,两笔股权投资计划,也可窥见中国人寿的两条投资“脉络”,一是与大型企业合作,对接特定领域,获取项目资源,二是对接地方政府,拟参与国企混改、债转股项目等,重点投资战略新兴产业。

  中国人寿拟与航空工业集团合作,借助后者在航空制造相关领域的优势地位和独家优质项目资源,获得在航空工业投资方向的发展空间,“使公司在相对封闭的航空工业领域,获得直接和间接配置股权资产的机会”。

  山东基金的有限合伙人中,则出现地方政府身影,事实上,中国人寿也期望借助山东省政府的项目资源,获得在战略新兴产业和山东省国企混改等领域的优质股权配置机会,“实现资金配置的长期稳定收益”,另一方面,有利于保险主业在省内市场的业务拓展。

  从投资模式来看,险企通过成为基金合伙人方式,进行股权投资,也可降低单个项目风险,包括采取组合投资、分阶段介入等手段,分散风险,谋求收益。

 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,2018年,约有10家保险机构通过资金运用关联交易,认购18项基金权益份额(有限合伙企业份额)方式,参与多类项目投资,包括互联网、高科技、医疗养老行业等,投资方向相较多元。

 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对蓝鲸保险分析称,此前,险企基金投资多是通过购买基金产品,目前借道基金,进行上市或非上市企业股权投资,“个人感觉是一种比较新的股权投资方式”。

  “通常跟政府引导基金合作时,地方政府认购劣后级,保险资金认购优先级,回报方式一般采取固定加浮动收益方式,收益相对稳定,风险可控”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分析称,其指出,保险资金具有规模、期限优势,但在项目建设及运营上,并无相对优势,通过股权基金合作方式,可以避开项目建设、运营的不足,但另一方面,由于没有管理权和控制权,加之存在运营成本,也会导致投资收益相对减少。

  2019险企股权投资存空间,长期资金可“掘金”

  事实上,借道基金进行股权投资的背后,也与政策加持、险企转型等因素相关。

  “保险公司早前的股权投资,要求与保险领域相关”,郭振华说道,这一要求,主要是为形成险企与被投企业的联动合作,此外,围绕相关领域进行投资,也相对熟悉,“减少犯错误的可能性”。

  2018年10月26日,银保监会发布《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取消险资开展股权投资的行业范围限制,通过“负面清单+正面引导”方式,提高险企服务实体经济能力。

  包括服务混合所有制改革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等国家重大改革举措,支持有市场、有前景、有技术优势的行业和领域。从中国人寿披露的两则股权基金投向来看,正吻合政策倡导。

  而基金合伙人或合作方优势也不可忽视。郭振华指出,保险公司可借助基金合伙人的相对优势,尽可能做出正确投资决策。

  另一方面,保险资金以寿险资金为主,期限相对较长,朱俊生指出,随着行业转型,更多险企选择售卖10年期及以上产品,“未来的资产负债结构期限会更长”,而金融市场长期资产相对有限,险企还需加强资产负债期限匹配度,而放松股权投资,将给保险公司的长期资金留出更合适的空间。

  朱俊生进一步分析称,2018年投资收益下滑较为严重,2019年整个投资形势仍然比较严峻,另类投资包括股权投资,也更受险资关注,“毕竟期限相对较长,可以跨经济周期,收益相对高一点,跟保险资金特别是寿险资金的匹配度更高一些”,此外,在另类投资中,股权投资的一些管制放松之后,“估计可能会更多一些”。

  “监管对保险公司股权投资在总资产中,有30%的比例限制,但事实上,很多公司连20%都没有达到”,在郭振华看来,不少险企在股权投资方面都有发展空间,且2018年经济形式未显乐观,股权资产占比下降,也给2019年留出了“空地”。

  随着保险资产配置结构的多元化发展,包括上市、非上市公司股权在内的另类投资,也逐渐成为险企资产配置的重点。低利率环境下,若另类投资相对安全,将给险企带来更好的收益,缓解资产负债久期配置问题。

  一般而言,通过基金参与股权投资后,主要通过标的企业独立上市、被收购、股东回购、股权置换等方式实现退出,或通过处置标的项目资产,来实现本金和收益的分配。

  “经济下行,企业盈利和估值下降的风险都需要关注”,郭振华提醒称。需要进一步加强风险防控意识,在资产配置和投资研究能力、风险定价能力、投后管理能力、客户拓展和服务能力方面下功夫,同时,在激励约束机制方面,可加大对项目的附加收益分配机制,进行长期激励及约束,鼓励项目团队为项目投资、投后管理及退出全程负责。

相关热词搜索: